注冊

中免打響商標爭奪戰 誰在模糊免稅與跨境電商邊界

2021-05-28 22:43:29 北京商報網 

5月28日,朝陽法院在線審理了“中免集團訴三公司仿冒糾紛”一案。在庭審過程中,北京商報記者獲悉,中國免稅品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免”)認為被告香港鴻潤達免稅國際有限公司等三家企業打著免稅的招牌售賣完稅品,商標“GDFS”又與其品牌高度相似,侵犯了其名稱權,屬于不正當競爭。被告方則稱公司實為跨境電商,和原告不存在競爭關系。在業內看來,國內免稅業大熱背景下,市場上一直存在免稅與跨境電商邊界模糊的問題,做著跨境電商生意卻用各種疑似免稅銷售的字眼和方式營銷,似乎成為了一些商家“蹭”免稅熱度的新手段。

免稅店還是跨境電商?

在庭審過程中,法官明確,中免及三被告爭論的焦點之一就是雙方是否屬于同業競爭者,被告的商標使用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作為原告,中免方面提出,被告使用的“GDFS”商標與中免的“CDF”“CDFG”有相似,構成仿冒,在近似領域上使用容易混淆,既侵害了企業名稱權又侵犯了企業的域名權。同時,被告公司在運營線下體驗店和微信公眾號時,借助免稅的名義進行宣傳,其運營的網站首頁,公眾號均是以免稅來命名,網頁左上角還顯示“與免稅品同質同價”。對免稅店字樣關注度較高的客群都是對免稅品銷售有一定了解的,和中免存在客源競爭。

但實際上,中免認為,被告方面銷售的產品并非免稅品,經營方式屬于跨境電商的范疇。中免還舉證提出,下單購買后發現,被告平臺商品是從境外直發,有海關申報的記錄,銷售的其實是跨境電商品,用免稅品宣傳實際上構成了不正當競爭。就此,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致電中免委托訴訟代理人及中免母公司中旅集團相關負責人,并向中免集團發送郵件希望了解進一步相關情況,但截至發稿時,上述方面均未作出回復。

另一方面,被告企業之一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北京璽澤律師事務所律師楊一帆也向北京商報記者確認,其代理的被告確實從事的是跨境電商,而不是免稅品經營。但也因此,被告和中免并非同業,不存在同業競爭,”楊一帆稱,“對于中免提出的以免稅做宣傳,被告方認為,公司沒有表示自己是免稅店,中免提到的官網宣傳語主要表達的意思是被告店鋪可以提供和免稅店相同價格及品質的產品,是將免稅行業作為了一個參照標桿而已”。

不過,北京商報記者隨后在網上搜索時發現,無論是被告相關的“GDFS”體驗店官網還是官方微信公眾號,都以“您身邊的免稅店”作為介紹。而且,此次案件中涉及的幾個公眾號也分別直接被命名為“GDFS上海愛琴海免稅品店、蘇州林瑞廣場免稅店、江蘇免稅體驗店”等。在知乎等社交平臺,也有部分網友提出對該店鋪“免稅店”身份的質疑。

目前,法院尚未就本案進行宣判。

中免網購平臺的“屬性謎團”

其實,不只是此次的被告,就連原告中免也曾令消費者疑惑:其線上購物平臺到底是跨境電商還是免稅網店?

近兩年,中免旗下 “CDF會員購” 網購平臺曾一度“火出圈”。有消費者表示,自己是為了足不出戶網購有正品保證的免稅品而在該平臺上下單的。事實上,CDF官網也明確標注著“免稅預購”的字樣。在CDF百度貼吧和知乎上,甚至有網友“科普”稱,“CDF會員購”是中免的網上購物平臺,是因為疫情期間其旗下免稅店不能開門營業而開通的線上渠道,所有商品都是免稅店貨源。

同時,“CDF會員購”也確實對消費者設置了一定的“門檻”,即:擁有邀請碼注冊為會員后,需要持有中國內地居民身份證、90天內有入境記錄才可購物,且單筆交易價格不超過5000元。(因疫情原因,平臺對購買條件中入境記錄放寬至2019年7月1日期有入境記錄的中國公民。)

然而,近期記者嘗試在該平臺下單購買了一款商品,隨意填寫了并未乘坐過的入境航班、入境時間等信息,仍然順利收到了商品?梢,擁有入境記錄似乎并非是“CDF會員購”下單的必要前提。對于平臺的性質,客服明確,“CDF會員購”屬于中免集團旗下的電商平臺,由深圳前海保稅倉發貨。而保稅倉商品就是指中國境內消費者通過跨境電商第三方平臺經營者自境外購買的商品。此外,“CDF會員購”也并不執行免稅店的限額措施,客服表示,根據相關海關政策,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的單筆交易限值為5000元,納入跨境電商年度個人額度的26000元之內。

令人迷惑的不止“CDF會員購”的購物門檻和限額。北京商報記者登錄“CDF會員購”賬號發現,該跨境電商小程序內的會員與中免旗下另一個免稅購物平臺“CDF海南免稅官方商城”是打通的,在前者購物產生的積分,也出現在了后者的會員系統內。

誰在利用“免稅概念”

那么,免稅銷售到底和跨境電商究竟有何不同?

“銷售的商品是免稅品,企業就能向消費者傳達‘保證正品’的概念,同時也天然地讓消費者認為,商品勢必擁有一定的價格優勢!庇袠I內專家稱,“相較之下,跨境電商屬于零門檻購物平臺,但由于入局的商家越來越多,產品的品質也就容易參差不齊,因此出現一些企業借‘免稅概念’來炒作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中免,北京商報記者還發現,目前市面上還存在一些不擁有免稅牌照但卻在官方平臺上打著“免稅”旗號銷售商品的企業。北京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賴陽表示,受疫情影響,大量消費者不能出國采購,借免稅的“帽子”來宣傳,的確是個吸引流量的“捷徑”。

賴陽指出,消費者可能大多并不了解免稅品的運營條件,市面上一些帶有免稅字樣的宣傳很可能會影響消費者的判斷。

“需要明確的是,若企業并沒有運營免稅的經營資質,就不能宣傳店鋪是免稅店,也不能宣傳自己銷售的商品是免稅品,否則會涉嫌虛假宣傳,”賴陽稱。

在賴陽看來,免稅品和跨境電商在本質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行業。在我國現行的制度框架中,跨境電商仍然需要繳稅,但跨境電商是以私人物品帶入的形式交稅;免稅零售則是對限定人群在限定額度內購買符合規定的商品免稅,減免了進口關稅、消費稅、增值稅。

“從銷售對象來看,跨境電商是面向全社會的消費者。網購平臺上的海外直郵店等,都屬于跨境電商!辟囮柗Q,“而免稅品銷售則面向有出入境或海南離島記錄的客群。消費者在購買產品時,如對商品是否確為免稅品有疑問,可直接咨詢商家或客服,也可在官網查詢自己跨境電商年度個人額度是否出現了變化!

北京商報記者 蔣夢惟 楊卉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娇小的学生videos流血了